拟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变更后为

在乐视系资金链危机爆发半年多之后,乐视网正式进入2.0版本。

新乐视”面临复牌压力 孙宏斌与贾跃亭正式切割

2017-09-30 09:44出处:华夏时报 [转载]责编:郭岩

在乐视系资金链危机爆发半年多之后,乐视网正式进入2.0版本。

乐视网(300104.SZ)9月27日晚间公告称,拟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中英文名称为暂定名,以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最终核准登记名称为准。公司名称变更完成后,将向交易所递交证券简称变更申请,具体变更内容如下:证券简称变更前为“乐视网”;证券简称变更后为“新乐视”。

据了解,“新乐视”证券代码保持不变,仍为“300104”。公司名称变更后,公司法律主体未发生变化。公司名称变更前以“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名义开展的合作继续有效,签署的合同不受名称变更的影响,仍将按约定的内容履行。同时,公司所有规章制度涉及公司名称的,均一并做相应修改。

记者获悉,
“新乐视”也是自贾跃亭辞去上市公司所有职务,改由孙宏斌和梁军掌舵后,对外一直宣扬的核心。至于更名原因,接近乐视网内部人士透露,是希望能够将上市公司体系与乐视控股的非上市体系加以彻底切割。

孙宏斌加紧打造“新乐视”

孙宏斌正在加紧打造“新乐视”。9月24日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帕营销服务有限公司将100%控股的乐视投资全部转让给乐视致新,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30亿元,以此来解决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和上市公司乐视网之间所涉关联交易的应收账款问题。

据了解,乐视网看中乐视金融正是其在金融业务创新上的一些探索,从而有助于新乐视“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新战略。目前双方的这桩交易其实已经只是交易价格等具体问题,根据乐视网表示,根据预沟通,本次股权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

实际上,从去年11月份孙宏斌计划“拯救”乐视网开始,其针对“新乐视”的构想就已经开始。其中,第一个时间点是今年1月,融创150亿融资乐视,成为乐视网与乐视致新的二股东;
第二个时间点是2017年4月19日,乐视网宣布融创中国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第三个时间点是6月19日,乐视网公告称,经公司第二大股东嘉睿汇鑫(由融创中国实际控制)提名,乐视网董事会同意选举郑路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独立董事;第四个时间节点则是7月17日,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通过议案,孙宏斌、梁军与张昭当选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这也标志着孙宏斌从事实上成功控盘乐视。

接近乐视网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收购乐视金融,符合公司战略发展布局,能为乐视网的用户群体提供更普惠便捷优质的互联网金融服务。辅以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手段,更有助于新乐视战略的实施。

乐视网CEO梁军表示,“新乐视”定位于一家提供家庭互联网娱乐消费服务的企业,面向中国正在快速发展的新消费升级大潮,我们将紧紧抓住家庭互联网化带来的巨大商业机会,让新乐视再一次崛起。

9月19日,乐视网发布《中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半年度跟踪报告》,该报告显示:2015年至今,贾跃亭减持资金借予上市公司的最高额为47.1647亿元,累计发生额为113.4426亿元。也就是说,贾跃亭实际借给乐视网的资金不到其承诺的一半。

记者注意到,资金链危机不断发酵的2016年年末,乐视没有归还讨债供应商的几百万或者几千万的小额欠款,而是优先偿还了贾跃亭及其家人承诺出借给公司的借款。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乐视网在当年分别优先归还贾跃亭、贾跃芳20.7亿元、9.7亿元,共计30.36亿元;2017年上半年,贾跃亭姐弟再度抽回4.35亿元。至此,乐视已经优先偿还完贾跃亭姐弟的债权,原本这笔借款无需优先偿还。

据记者统计,截至目前,贾跃亭家族通过乐视系公司的股权交易获得资金达206.4亿元。同时根据公开资料,贾跃亭还通过30多次股权质押融资超过31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一边是贾跃亭家族“边打边退”,另一边却是孙宏斌该“慷慨”则慷慨。记者注意到,孙宏斌在明知乐视网缺钱情形下,却任由贾跃亭多次提现走人。即使9月21日乐视网董事会发函予贾跃亭,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但现在看来,此举已无多大意义。

中德证券表示,考虑近期贾跃亭资产冻结等状况,贾跃亭未来履行承诺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另外,根据证监会规定公司停牌重组的时间不能超过3个月。即使乐视网的情况比较特殊,其复牌时间也将在10月份。而如今现状对于“新乐视”的股价和股民来说,都不是最好的时机。

贾跃亭仍执着于造车

9月25日,对于深陷危机之中的贾跃亭来说,最大的坏消息就是法拉第未来汽车的新工厂项目可能已经失败。

据《内华达独立报》,乐视与法拉第的合资公司已向内华达州政府递交了一份放弃建厂的声明,表示因已无法按时完全前期承诺的“合格工程”,因而将主动放弃该州给予法拉第未来的一系列税收优惠和基础设施配套建设一揽子工程。

据悉,法拉第未来还退回了政府1.62万美元的优惠资金。此外,信托基金中由于税收减免政策所获得的大约62万美元未来也将交还给内华达州政府。不过,这块土地的所有权仍将归属法拉第未来。

内华达州经济处发言人Steve
Hill表示,尽管法拉第未来的项目基本已宣告解体,但该项目并未给州政府和当地政府带来额外的损失。

法拉第未来是贾跃亭投资的一家电动车初创公司,2015年12月,法拉第未来宣布将为这家位于内华达州的工厂投资10亿美元,打算为其电动汽车建造一座大型的装配厂,预计可以创造出大约4500个工作岗位。

今年初,贾跃亭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亲自发布了法拉第未来的首款汽车,当时他亲自驾驶这辆号称“全球首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的FF91出场。贾跃亭表示,首批FF91将于明年向车主交付,但没有透露价格。

然而,随着乐视财务危机逐渐露出水面,今年夏季,针对法拉第未来内华达州工厂的计划开始搁浅。即便如此,自5月份起,贾跃亭仍在试图四处为法拉第未来融资。

从目前消息得知,贾跃亭已将法拉第未来的美国洛杉矶总部大楼抵押出去以获得一笔为期一年的1400万美元救命贷款。但随着法拉第未来的一系列变故,这款汽车明年还能不能如期交货,迄今还没有给出明确说法,况且当初法拉第未来还为这款汽车预收了买家的订金。

9月26日中午,贾跃亭在微博上转发了法拉第未来对此事的回应。他表示,法拉第未来将继续保有美国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市APEX工业园的土地,在该地的中长期生产计划不变。在与当地政府友好协商后暂时退还补贴,中长期计划重启后会再次申请。

“我们短期内聚焦加州汉福德市的FF91红杉U工厂,以加速实现FF91的如期交付。再次感谢内华达州和加州政府的大力支持。”贾跃亭强调。

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之时,贾跃亭曾表示,在乐视汽车业务板块里,个人已投入了100多亿元。这是贾跃亭为数不多的公开披露个人资金去向。有分析人士表示,毕竟贾跃亭投入了这么多钱,不见到成果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这或许就是他不愿放弃造车的根本目的所在。

为梦想窒息的乐视终究还是没了,随着贾跃亭的套现离开以及远赴美国,归程变得遥遥无期,而贾跃亭与乐视牵连的纽带也随之断开,不仅是先前答应借给乐视的钱毫无踪迹,甚至乐视股票也悉数质押,贾跃亭也不在担任乐视的任何管理职务,在孙宏斌正式入主68天后,乐视网终于更名为了“新乐视”。

乐视网(300104.SZ)9月27日晚间公告称,拟更名为新乐视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中英文名称为暂定名,以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最终核准登记名称为准。公司名称变更完成后,将向交易所递交证券简称变更申请,具体变更内容如下:证券简称变更前为“乐视网”;证券简称变更后为“新乐视”。

图片 1

据了解,“新乐视”证券代码保持不变,仍为“300104”。公司名称变更后,公司法律主体未发生变化。公司名称变更前以“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名义开展的合作继续有效,签署的合同不受名称变更的影响,仍将按约定的内容履行。同时,公司所有规章制度涉及公司名称的,均一并做相应修改。

那么离开了贾跃亭,曾经以梦想为驱动构建“生态”与“颠覆”的乐视还有什么呢?

记者获悉,
“新乐视”也是自贾跃亭辞去上市公司所有职务,改由孙宏斌和梁军掌舵后,对外一直宣扬的核心。至于更名原因,接近乐视网内部人士透露,是希望能够将上市公司体系与乐视控股的非上市体系加以彻底切割。

不同于以往的贾跃亭一个人说了算,新的乐视的董事长是融创中国的CEO孙宏斌,而CEO则是梁军,在抛弃掉“生态化反”以后乐视对公司的战略进行了重新定位,在保持原有的用户体验为核心,打造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生产理念,以智能电视为核心的大屏互联网家庭娱乐生活。

孙宏斌加紧打造“新乐视”

图片 2

孙宏斌正在加紧打造“新乐视”。9月24日晚,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帕营销服务有限公司将100%控股的乐视投资全部转让给乐视致新,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30亿元,以此来解决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和上市公司乐视网之间所涉关联交易的应收账款问题。

可见在离开了贾跃亭以后新的乐视定位依然是靠原有最赚钱,也是最领先的业务——智能电视为驱动载体,来打造平台化的终端,用内容以及应用留住用户。

据了解,乐视网看中乐视金融正是其在金融业务创新上的一些探索,从而有助于新乐视“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新战略。目前双方的这桩交易其实已经只是交易价格等具体问题,根据乐视网表示,根据预沟通,本次股权转让价款预计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

新乐市的组成则包含了孙宏斌投资的乐视视频、乐视电视、乐视影业以及乐视云四大业务。这也是乐视仅有的最优质资产,不仅如此新的乐视也与手机、体育等非上市公司体系,极为不赚钱,甚至引发债务纠纷的业务进行区分。

实际上,从去年11月份孙宏斌计划“拯救”乐视网开始,其针对“新乐视”的构想就已经开始。其中,第一个时间点是今年1月,融创150亿融资乐视,成为乐视网与乐视致新的二股东;
第二个时间点是2017年4月19日,乐视网宣布融创中国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第三个时间点是6月19日,乐视网公告称,经公司第二大股东嘉睿汇鑫(由融创中国实际控制)提名,乐视网董事会同意选举郑路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独立董事;第四个时间节点则是7月17日,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通过议案,孙宏斌、梁军与张昭当选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这也标志着孙宏斌从事实上成功控盘乐视。

孙宏斌的新乐市正式抱住了这些优质的资产,从而扭转旧乐视的阴影,为新乐视带来涅槃重生。

接近乐视网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收购乐视金融,符合公司战略发展布局,能为乐视网的用户群体提供更普惠便捷优质的互联网金融服务。辅以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手段,更有助于新乐视战略的实施。

就拿乐视视频举例,乐视正是依靠视频网站起家,在市场上还没有看中版权时,乐视网抓住机会购买了《甄嬛传》的独家版权,使其大赚一笔。

乐视网CEO梁军表示,“新乐视”定位于一家提供家庭互联网娱乐消费服务的企业,面向中国正在快速发展的新消费升级大潮,我们将紧紧抓住家庭互联网化带来的巨大商业机会,让新乐视再一次崛起。

图片 3

9月19日,乐视网发布《中德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关于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半年度跟踪报告》,该报告显示:2015年至今,贾跃亭减持资金借予上市公司的最高额为47.1647亿元,累计发生额为113.4426亿元。也就是说,贾跃亭实际借给乐视网的资金不到其承诺的一半。

但在2013年乐视网转移移动端时却开始落后于爱奇艺以及优酷,而贾跃亭的应对则是依靠占领手机终端来提升乐视视频移动端的占有量,这也正是乐视赔钱都要卖手机的目的,通过赔钱卖硬件,后期依靠软件赚钱,正所谓互联网至理名言,羊毛出在猪身上,最后狗来买单。

记者注意到,资金链危机不断发酵的2016年年末,乐视没有归还讨债供应商的几百万或者几千万的小额欠款,而是优先偿还了贾跃亭及其家人承诺出借给公司的借款。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乐视网在当年分别优先归还贾跃亭、贾跃芳20.7亿元、9.7亿元,共计30.36亿元;2017年上半年,贾跃亭姐弟再度抽回4.35亿元。至此,乐视已经优先偿还完贾跃亭姐弟的债权,原本这笔借款无需优先偿还。

但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却非常巨大,难以想象手机业务正是压死乐视的最后一根稻草,曾经的乐视正是被手机业务拖垮。

据记者统计,截至目前,贾跃亭家族通过乐视系公司的股权交易获得资金达206.4亿元。同时根据公开资料,贾跃亭还通过30多次股权质押融资超过310亿元。

但新的乐视却不在与爱奇艺、优酷、腾讯正面竞争,毕竟即使是孙宏斌治的新乐视也依然没有钱去抗衡腾讯、阿里巴巴、百度后背的文娱产业(腾讯视频、优酷土豆、爱奇艺)。

值得一提的是,一边是贾跃亭家族“边打边退”,另一边却是孙宏斌该“慷慨”则慷慨。记者注意到,孙宏斌在明知乐视网缺钱情形下,却任由贾跃亭多次提现走人。即使9月21日乐视网董事会发函予贾跃亭,提醒并要求其继续履行借款承诺,但现在看来,此举已无多大意义。

图片 4

中德证券表示,考虑近期贾跃亭资产冻结等状况,贾跃亭未来履行承诺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乐视选择的重新定位是“提供家庭互联网娱乐消费服务”,即聚焦大屏,乐视在内容上不在购买独角内容,而是选择自己创造优质的内容,在进行对外分销赚钱,成为了一名内容制造商,乐视视频正是放弃了烧自己钱的业务,选择了赚别人的钱,创造内容进行分发。

另外,根据证监会规定公司停牌重组的时间不能超过3个月。即使乐视网的情况比较特殊,其复牌时间也将在10月份。而如今现状对于“新乐视”的股价和股民来说,都不是最好的时机。

图片 5

贾跃亭仍执着于造车

而清晰的定位,稳扎稳打,告别曾经的虚张声势正是新乐视所拥有最核心的竞争力,而背靠乐视电视、乐视影业、乐视视频、乐视云这四块最赚钱、最优质的业务,想必是新乐视与老乐视的最大区别,毕竟商人孙宏斌治下的新乐视是懂得赚钱的…

9月25日,对于深陷危机之中的贾跃亭来说,最大的坏消息就是法拉第未来汽车的新工厂项目可能已经失败。

据《内华达独立报》,乐视与法拉第的合资公司已向内华达州政府递交了一份放弃建厂的声明,表示因已无法按时完全前期承诺的“合格工程”,因而将主动放弃该州给予法拉第未来的一系列税收优惠和基础设施配套建设一揽子工程。

据悉,法拉第未来还退回了政府1.62万美元的优惠资金。此外,信托基金中由于税收减免政策所获得的大约62万美元未来也将交还给内华达州政府。不过,这块土地的所有权仍将归属法拉第未来。

内华达州经济处发言人Steve
Hill表示,尽管法拉第未来的项目基本已宣告解体,但该项目并未给州政府和当地政府带来额外的损失。

法拉第未来是贾跃亭投资的一家电动车初创公司,2015年12月,法拉第未来宣布将为这家位于内华达州的工厂投资10亿美元,打算为其电动汽车建造一座大型的装配厂,预计可以创造出大约4500个工作岗位。

今年初,贾跃亭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亲自发布了法拉第未来的首款汽车,当时他亲自驾驶这辆号称“全球首款互联网生态电动车”的FF91出场。贾跃亭表示,首批FF91将于明年向车主交付,但没有透露价格。

然而,随着乐视财务危机逐渐露出水面,今年夏季,针对法拉第未来内华达州工厂的计划开始搁浅。即便如此,自5月份起,贾跃亭仍在试图四处为法拉第未来融资。

从目前消息得知,贾跃亭已将法拉第未来的美国洛杉矶总部大楼抵押出去以获得一笔为期一年的1400万美元救命贷款。但随着法拉第未来的一系列变故,这款汽车明年还能不能如期交货,迄今还没有给出明确说法,况且当初法拉第未来还为这款汽车预收了买家的订金。

9月26日中午,贾跃亭在微博上转发了法拉第未来对此事的回应。他表示,法拉第未来将继续保有美国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市APEX工业园的土地,在该地的中长期生产计划不变。在与当地政府友好协商后暂时退还补贴,中长期计划重启后会再次申请。

“我们短期内聚焦加州汉福德市的FF91红杉U工厂,以加速实现FF91的如期交付。再次感谢内华达州和加州政府的大力支持。”贾跃亭强调。

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之时,贾跃亭曾表示,在乐视汽车业务板块里,个人已投入了100多亿元。这是贾跃亭为数不多的公开披露个人资金去向。有分析人士表示,毕竟贾跃亭投入了这么多钱,不见到成果是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的,这或许就是他不愿放弃造车的根本目的所在。

关注“自主汽车”,或者添加微信公众号:zizhuche,每日收获不一样的汽车行业评论,评论不是结论,是提供多一种看问题的方法和角度。如有买车需求,请点击下方我要买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